【中國科學(xué)報】孫鴻烈:要拿出中國科學(xué)家自己的學(xué)術(shù)成果

來(lái)源:《中國科學(xué)報 記者:韓揚眉??日期:2024410



孫鴻烈在青藏高原做考察記錄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
從雅魯藏布江大拐彎到墨脫260公里,海拔落差3000多米。這里是位于喜馬拉雅山脈南坡的藏東南。1974年,孫鴻烈帶隊風(fēng)餐露宿,徒步3天,對這里進(jìn)行了全面考察。

2015年,83歲的中國科學(xué)院院士孫鴻烈再次來(lái)到藏東南考察,專(zhuān)程坐車(chē)“走”一趟已通車(chē)的墨脫公路。40年,窗外世界早已變了,但他心中的青藏高原從未改變。

20世紀70年代,我國科學(xué)家對青藏高原進(jìn)行了第一次大規模綜合科學(xué)考察,對青藏高原的自然環(huán)境進(jìn)行了全面調查,獲得了大量第一手資料,填補了青藏高原一些地區和學(xué)科研究的空白。

當年,孫鴻烈堅定“青藏科考的空白必須由中國人來(lái)填補”的信念,率隊踏上科考征途,足跡遍布整個(gè)青藏高原。耄耋之年,他再次回歸心靈的“故鄉”,感受著(zhù)雪山高原的呼喚,目光依舊堅定而熾熱。

青藏科考的空白必須由中國人來(lái)填補

孫鴻烈今年92歲了,對于青藏高原考察的經(jīng)歷依然記憶猶新。

1961年,年輕的孫鴻烈第一次被中國科學(xué)院自然資源綜合考察委員會(huì )派去西藏考察,從此與青藏高原結緣。

“西藏都有什么土?”

“粗的叫沙嘎土,細的叫巴嘎土?!?/span>

這是那個(gè)年代大多數人對西藏土壤的認識?!翱瓶贾?,關(guān)于青藏高原的自然資料幾乎是空白?!睂O鴻烈接受《中國科學(xué)報》采訪(fǎng)時(shí)回憶。

青藏高原是世界屋脊。青藏高原的隆起,孕育了多條大江大河,筑就了我國生態(tài)安全屏障??疾斐霭l(fā)之前,孫鴻烈查閱了所能找到的資料,發(fā)現新中國成立前,英、瑞(典)、俄、法等國學(xué)者曾到青藏高原考察過(guò),而進(jìn)藏的中國學(xué)者卻寥寥無(wú)幾。

“我的心情很沉重,青藏高原是中國的領(lǐng)土,卻很少有中國科學(xué)家的工作?!睂O鴻烈說(shuō)。那時(shí),他下定決心,要拿出中國科學(xué)家自己的學(xué)術(shù)成果。

1972年,遵照周恩來(lái)總理的指示,“中國科學(xué)院青藏高原綜合科學(xué)考察隊”成立,1973年開(kāi)始科學(xué)考察。這是人類(lèi)歷史上第一次全面、系統地科學(xué)考察青藏高原?!拔业哪繕撕苊鞔_,對青藏應該有一個(gè)全面的掃描,并在此基礎上做理論探討?!睂O鴻烈說(shuō)。

青藏科考組織了35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團隊,包括氣候、土壤、地貌、植物、動(dòng)物等學(xué)科的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,隊伍規模達400多人,他們把西藏的地理環(huán)境“像梳頭發(fā)一樣梳理了一遍”。

青藏高原太吸引人了

第一次青藏科考雖然設備簡(jiǎn)陋,條件非常艱苦,但孫鴻烈卻在這次科考中徹底愛(ài)上了這片土地。

1976年,青藏科考最后一年,科考隊組成4個(gè)分隊。孫鴻烈帶隊前往西藏海拔最高的阿里地區。

由于人員眾多,用車(chē)很困難??疾礻牻o孫鴻烈配了一輛吉普車(chē),孫鴻烈堅決不搞“特殊”,用車(chē)“打前站”為整個(gè)團隊服務(wù)?!按蚯罢尽敝饕钦宜X(jué)的地方,一般是在運輸站或兵站,里面是上下兩層的大通鋪,可容納20余人,大家在自己的睡袋里擠著(zhù)過(guò)夜。

考察隊每天安營(yíng)扎寨的地方一般在海拔5000多米處,隊員晚上經(jīng)常頭痛得難以入睡??疾鞆脑缟祥_(kāi)始,起床后的隊員們一起用棍子或石頭把冰砸個(gè)窟窿,舀出冰水使用。

考察隊要爬到6000多米處,早飯只能吃得簡(jiǎn)單些,中午則用一塊從部隊買(mǎi)的壓縮餅干當午飯。

“壓縮餅干,麻將牌大小,每次只能咬下一點(diǎn)點(diǎn),就著(zhù)水吃下去。隨身攜帶的熱水有限,到山上就變涼了。這么一塊餅干,兩三次才吃完?!睂O鴻烈說(shuō),有時(shí)他們路過(guò)藏民帳篷,會(huì )被藏民熱情招待,吃糌粑、喝酥油茶。

只有到晚上大家才能吃上一頓“正餐”??疾礻爢T輪流做飯,每人一天,司機為保證精力可免做飯。大家各顯神通,南北風(fēng)味應有盡有。有時(shí)還能改善一下——包餃子,在野地里拔一些蔥,罐頭肉作餡,別有一番風(fēng)味。

“條件確實(shí)艱苦,但大家干勁十足,因為青藏高原太吸引人了?!被貞浿?,孫鴻烈多次提到“樂(lè )趣”和“吸引”。在青藏高原,孫鴻烈不僅對自己的專(zhuān)業(yè)——土壤地理充滿(mǎn)熱情,對其他學(xué)科的知識充滿(mǎn)求知欲。

土壤組和植被組長(cháng)期一起考察,孫鴻烈與植物學(xué)家、中國科學(xué)院院士吳征鎰相處時(shí)間長(cháng),互相學(xué)習。每到一個(gè)地方調查土壤時(shí),孫鴻烈用力挖坑觀(guān)察土壤剖面,吳征鎰則記錄附近的植物,這時(shí)是孫鴻烈學(xué)習植物名稱(chēng)的好機會(huì )。

“吳先生說(shuō)學(xué)植物名,不能只說(shuō)中文名,還得記拉丁名,這是世界通用的?!睂O鴻烈說(shuō),正是求知與交流的樂(lè )趣,給了他努力學(xué)習的力量。

越艱險,我越想去

1977年至1979年,科考隊集中3年作總結。孫鴻烈希望整理一套系統的西藏資料,像百科全書(shū)一樣,作為西藏今后建設和研究的基礎資料。

第一次青藏高原科學(xué)考察形成了35部43冊考察專(zhuān)著(zhù),這一系列成果成為西藏自然條件與資源的基礎資料。

孫鴻烈希望向世界介紹這個(gè)成果。1979年,改革開(kāi)放伊始,在各方努力下,青藏高原國際學(xué)術(shù)研討會(huì )在北京召開(kāi),許多國際知名的青藏高原研究專(zhuān)家來(lái)到中國,有700多人參加會(huì )議。

孫鴻烈說(shuō):“改革開(kāi)放,青藏高原科學(xué)考察成果率先向國際介紹,中國科學(xué)院做了榜樣?!焙髞?lái),孫鴻烈到中國科學(xué)院院部工作,不能再長(cháng)期到野外考察,但他從未間斷對青藏高原的研究工作,一有機會(huì )就去那里。

“越艱險,我就越想去?!敝两?,青藏高原依舊牽動(dòng)著(zhù)孫鴻烈的心。2017年,第二次青藏高原科學(xué)考察啟動(dòng)。中國科學(xué)院院士、第二次青藏高原科學(xué)考察隊隊長(cháng)姚檀棟從孫鴻烈手中接過(guò)“接力棒”?!暗谝淮巫龅氖翘钛a空白的工作,第二次則需要深入理論研究?!睂O鴻烈期望他們能取得更多成果。

如今,第二次青藏高原科學(xué)考察取得了豐碩成果,許多相關(guān)國際會(huì )議由中國科學(xué)家倡導組織,關(guān)于青藏高原的學(xué)術(shù)活動(dòng)再也繞不開(kāi)中國了。孫鴻烈很欣慰,看到新一代年輕人活躍在青藏高原研究的舞臺上,“以我為主”已成氣候。

孫鴻烈相信,老一輩科研人員凝聚在青藏高原研究中的科學(xué)精神、奉獻精神、團結精神必將發(fā)揚光大,青藏高原研究必將取得更多成果。

?

鏈接地址:

https://news.sciencenet.cn/sbhtmlnews/2024/4/379094.shtm?id=379094

?

?

?


附件下載: